《FADE-IN AND OUT》

易洁

  大部分人以肖像摄影定义了一种身份认同,也同时给予的社会地位以某种评价的手段,纪实摄影就是这样一种偏向对社会的现实的呈现与评价。一张用古典手工艺制作来呈现影像的白纸,从完全的空白,到刷上药液,这样一个模糊到逐渐清晰,这是一个显影 / 淡入 (fade in) 的过程,同样的,有一 部分人群,他们从不高调,也从不声张 (fade out) ,如同这 个工艺,多少克药粉配多少毫升的蒸馏水,井然有序,有条有理,一张照片才能够成功地显影而出,同你我一样,他们居住于这个校园中,作为结构组成的重要部分,具体细胞, 他们既独立而又连接了学校,且维持其运行。以个人视角去 了解他们个人的生活状态,而“写真”,写的是什么真呢。

  也许存在着是真实,也许看见的是真实,也许发生的那一瞬 间是真实。而真实是不会轻易被你写到的,发生在这一瞬间之后,便不再存在了。摄影的记录只是一种表面上的复制。 像是一张纸,快门是动手抄上去的字,同样的一句话,不同的手,不同的状态下,写出来的字也都不再重复。没有什么 复杂的语法韵律,这样再简单不过的摘抄,却蕴藏了许多的情绪,温度,和记忆。不论是主观,客观,还是概念的,你不过以一位在校生的身份,去抄写这个学校里发生的故事, 去直接地表达记录身边最熟悉最真切的環境,通过光把银盐 变成记忆的化学反应,你将这些堆积起来的分子呈现出来, 对普通事物的观察,反映的东西,属于千万个观众的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