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ys From The Site》

杜仲舒

  以貌取人是我们最不以为然,却又无从抗拒的事。而无需因为自己做这样低俗的事而惭愧,因为人的本性是这样,你无法选择,毕竟大多数人,看这个世界的窗口是眼睛。所以我们在认识别人的第一感,就是眼睛在做的事。好皮囊是我寻找这些人的切入点,成见存在的意义是被打破,而这也是我一直在做的。而有时做这些努力,只是想找一个身份认同感而已,没有什么是永远的,没有什么是平等的,没有什么是相同的,是人,就会感到孤独。人是群居动物,他们需要一个, 可以疏离或是亲近的圈子,在找到合适的圈子之前,他们会 一直混迹, 之前有个姑娘说:“现在上约炮软件,诚心做爱 的都少了,多了一堆混圈的傻逼。”我认同一半,混圈是那 些人寻找身份认同感的方式,而终会在探索各种关系之后, 找到和自己最契合的。因为,男人和女人一样,爱男人和爱女人一样,所以我们看人的眼神应该都一样。亚文化的过度视觉系,让混圈文化浮现在人们眼前。反同歧视在反正之后, 有时又有些以偏概全了。在颂扬的时候,免不了会过度消费,

  但是如若真说哪一种感情比另一种感情更伟大、更美丽或是更高尚,那就怕是霸权主义的平权吧。中庸舒适,激进有力量, 在疯狂的年代做自己,艺术哪怕不做艺术,也可以选择做点什么,起码不要选择保持沉默。比起那些成像的物理原理, 我更相信,是被摄者对我的影响体现在了我用来观察他们的照片上。有时他们身上影射的部分自己,有时是自己身上别人的倒影,可能并不让人感觉十分舒服,但却是与人接触所留下的痕迹。人与人的相识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每个人和这个世界是有连结的,就好像命定了一样,每一个人都在影 响着被接触者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走出去与这个世界交朋友, 做自己是好的,改变一点成见也是好的,一切瞬间的东西都不是全面的,一张照片不代表一个人的全部,很多张照片也不一定可以,我尽量真实地向观者展示这个人,那么观众在观察这个人时所想的事情,正是我想表达的。不要害怕看到的只是表象,因为你永远只能“看到”表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