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的青年亚文化

赵圣晴

    以顽石和神瑛两个不同的生命形态解构贾宝玉性格中的本我与自我,以摄影、视频、原创舞台剧、装置、文化衍生品的形式呈现。其中服装部分与服装设计专业毕业生合作,舞台剧与传习馆及北服红楼梦社团、云裳话剧团合作。

    从贾宝玉的生命形态解构《红楼梦》

    因女娲补天剩顽石与赤瑕宫神瑛侍者下凡组成贾宝玉和通灵宝玉,且生命及灵魂间相互依存,所以《红楼梦》 主人公具有“性癖乖张”的双重性格。在舞台剧中将贾宝玉重新拆分为顽石和神瑛,分别表现贾宝玉的本我、 自我;意识和潜意识。

    《红楼梦》的青年亚文化 系列作品

    任何一种亚文化都要在经过“收编”后成为名著。 而以先锋的方式将“名著”还原为亚文化,则是收编后的复活。

    “所谓亚文化 (Subculture), 就是通过‘风格’对主流文化 进行挑战 , 从而建立认同的特殊文化方式 , 它往往涉及边缘文化、 弱势群体对主流文化的权力抵抗 , 但最后往往被主流文化收编。” ——《英 雄降格 : 孙悟空与中国青年亚文化》“亚文化意味着‘噪音’( 和声音相对 ): 它干扰了从真实事件与现象到它们在媒体中的再现这一井然有序的过程。因此 , 我们不应该低估了惊世骇俗的亚文化的表意力量 (signifying power), 亚文化不仅作为一种隐喻 , 象征着潜在的、‘存 在的’(out there) 无政府状态 , 而且还可以作为一种真实的语意紊乱的机制,再现系统中的一种暂时堵塞。”——赫伯迪格

  因女娲补天剩顽石与赤瑕宫神瑛侍者下凡组成贾宝玉和通灵宝玉 , 且生命及灵魂间相互依存,所以《红楼梦》主人公具有“性癖乖张”的双重性格。在舞台剧中将贾宝玉重新拆分为顽石和神瑛,由两个演员扮演 , 分别表现贾宝玉的本我和自我;意识和潜意识。舞台形式为环形舞台内嵌环形观众:观众中央古琴老师演奏,剧场内薰香,以嗅觉营造多维感受, 与传习馆课程合作。从《红楼梦·好了歌》中提取“忘功名、忘金银、忘姣妻、忘儿孙”十二字,手写在四只茶杯之上,寓意饮茶的同时将凡尘琐事逐渐忘却。并将《好了歌》的“好”“了”二字印在盖碗之上,寓意好与了是同一件事情相互依存的两面。茶具为景德镇手工制造,胎质薄透,上面文字均为本人亲手所写,现场烧制而成。

  编剧、导演:赵圣晴 执行导演:张玉杰

  演员:张玉杰、罗振宇 张爱硕、林雨菲、房蕾 文继婷、于婷婷、林泉君 国伟、袁梦显、董泽辰 张明政、聂殿辉、和平 陈西子、王皓瑾、贺晓 刘媛媛、刘京京、熊天辰 张丰源

  特邀演员:校外专业导演 编剧农苗苗老师、人间先 生古琴鲍臣礼老师

  舞蹈:戴雨晴、吴玥桐 哈木巴特、郭佩萍、 杨钰婷

  服装:贺晓、麦婷婷 王欢、刘京京、陈西子 李佳元 化妆:陈西子、房蕾